您现在的位置: 江阴市长寿乐器厂超宇乐器厂 >> 文学休闲 >> 五谷文学 >> 文章正文
  那年、那山、那丫头(下)       ★★★ 【字体:
那年、那山、那丫头(下)[真水无香]
作者:真水无香    文章来源:五谷村    点击数:2118    更新时间:2008-9-5    

那年、那山、那丫头(下)

 
作者/真水无香

    六

    当我的思绪写到这里的时候,你一定会发现整篇文章我都在回忆父亲的事情,关于母亲我却很少提起。是的,我之所以没有提起我的母亲,是因为在我整个的童年生活里,父亲的角色几乎概括了所有的父爱和母爱。我和我的母亲就像是两个孩子同时被父亲照顾着。在别人的家里,父亲总是主外,母亲总是主内的。但在我的家庭里,从我记事起,我们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物都是由我父亲主理的。包括柴米油盐这类的事物也都是父亲一手操持的。我们全家穿的衣服全是我父亲买布回来亲手裁剪缝制的,甚至我从小穿的毛衣都是我父亲用毛线织成的。没有毛线的时候,父亲就用纱线来给我编织衣服、裤子。那时工厂每个月都发放好几套手套,那种手套是用纱织成可以洗涤的纱手套。别人总是一个月用好几双手套的,而我父亲一双手套就能用半年。于是父亲就把那些多余的手套拆了给我编织衣裤穿。别人都夸我父亲手巧,要知道那些活儿都是女人做的呀,可父亲做起这些活来一点都不比女人逊色。在我们生活的那个厂区里,没有人不知道我父亲的模范和能干。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是一直伴随着我成长的人,他所给予我的父爱包含了所有的父母之爱。尤其是父亲对我的疼爱和照顾更超越了母亲对我的关爱。我更多的记忆都是源于与父亲生活的情景,因为那时母亲的存在对于我来说几乎只是家庭里的一个成员而已。更多的家庭责任和义务都是由父亲来承当完成的。母亲那时在厂里的食堂工作,一早去了要到晚上才回家。当时我们住的地方离厂区比较远,母亲上班都是由父亲骑着单车带着去的。晚上再由父亲去接回来。那时母亲的很多同事都是自己走着去走着回来的,可父亲却坚持要接送母亲上下班。多年以后我才明白父亲对母亲的爱,母亲在下放前曾经被武斗中的流弹所伤,流弹从天而降击中母亲的左肩,后贯穿腹腔直达母亲的子宫,母亲因此丧失了生育的能力。那次手术之后,母亲的身体就常感不适。所以父亲总是尽可能地承担了家务活,尽可能地减少母亲的负担。因为知晓了母亲在我出生前就已丧失了生育的能力,也就意味着我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这一事实。当然这一切都是在父亲去世之后我才知晓的。


    七

    父亲回来后,开始了一段在家休养的日子。由于父亲刚开完刀,身体还是比较虚弱的。但父亲的精神面貌却因为回家来而显得异常的轻松和宽慰。而我也因为父亲的回来更加卖力地做着家务活。那时山区里物质匮乏,即使有钱也买不到营养的东西给父亲补补身子,于是那些我饲养的鸡鸭就派上用场了。父亲在母亲和我的精心照料下,脸色渐渐红润起来了,人也精神多了。我除了上学和整理自留地以及饲养鸡鸭以外,剩下的时间我都陪着父亲。为了保证父亲的营养供给,我们又饲养了一批小鸡,那是用我们家的老母鸡孵出的一窝小鸡。

    小鸡出壳那天正是一个暖融融的早晨,太阳温暖地照射在屋顶上。我正在菜地里摘菜,忽然听见鸡房里有叽叽喳喳的声音,我连忙放下摘下的青菜跑进了鸡房。那时的鸡房其实就和现在的杂物房差不多,只不过那时的鸡房是用木板搭起来的,面积也比现在的房间大。在我们住宅的前面每一户都搭有这么一个或大或小的鸡房用来饲养鸡鸭或置放杂物,在鸡房的后面就是自家的自留地,而那些鸡鸭的粪便就理所当然地成了自留地里天然的肥料了。那时种植的蔬菜真的可以说是非常环保的,没有任何的化学污染。包括我们自己饲养的鸡鸭都是自然喂养的,那些鲜美的鸡腿肉、鸭肉吃到嘴里时的嫩滑香甜是现在的人工饲养的鸡鸭无法可比的。多年以后,我每每回忆起往事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些年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听父亲唱小曲的甜美。那些鸡腿的美味是现在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

    那次一共孵出了十二只小鸡,有黄的、有黑的。有几只躲进了母鸡的翅膀里,有几只小鸡正靠近灯泡取暖。其实用母鸡来孵化小鸡在我们家并不是第一次,为了改善我们的伙食,在山区生活的那些年,父亲每年的春天都会用老母鸡来孵化一批小鸡来饲养。那些年虽然物质匮乏,但鸡肉鸡腿鸡蛋什么的我可没少吃,那全是因为我有一个能干的父亲。自从父亲病了以后,我们家就一年多没孵过小鸡了。我饲养的那些鸡还是那次母亲陪着父亲上县城检查身体时带回来的小鸡苗。这次父亲动完手术回家后正好派上用场了。当我看着父亲的身体渐渐有所恢复的时候,自己那种饲养小鸡的热情别提有多高涨了。我巴望着那些小鸡能快快地长大,好让我的父亲能尽快地恢复健康。


    八

    那天的情形我至今记忆犹新。当我跑进鸡房的时候,父亲正在清理已经破壳而出的小鸡,一群毛茸茸的小鸡正叽叽喳喳地从一个个已经破了壳的鸡蛋里钻出来,浑身湿润润地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它们围绕在老母鸡的翅膀下,父亲正在把一盏灯泡斜靠在鸡栏的边缘。父亲说刚出生的小鸡像婴儿一样,需要特别的照料,特别是要保证它们的温度。我蹲在父亲的身旁看着那些刚出壳的小鸡,觉得它们真是可爱极了。我用双手捧着一只小鸡问父亲“爸爸,小鸡好小哟,我出生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小?”父亲噗哧地笑了出来说“傻丫头,你可比小鸡大多了,可你没有小鸡好养呀!小鸡养几个月就大了,你呀,养来养去还是个黄毛丫头呢。”我傻乎乎地反驳父亲说“丫头才不要长大呢,丫头长大了就会变成蝴蝶了。”父亲当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傻丫头呀,爸爸恐怕是看不到丫头变成蝴蝶的样子了!”父亲在我小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过,女孩子长大以后就会变成一只漂亮的蝴蝶,然后会有一个喜欢蝴蝶的人来把她带走。所以我潜意识里是不希望自己长大的。那一天父亲所说的那些话,我丝毫不明白那些话的含义,但我模糊地记住了父亲说那话时的叹息声。那时的父亲恐怕早已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日子可留了,但当时的我却丝毫不明白父亲说那些话的意义,只是天真地把父亲的健康寄托在那一群小鸡的身上。

    我也不知道父亲的这些本事是从哪来的,总之父亲做的事情总能让我感到神奇。在我眼里父亲有一双神奇的手,什么东西坏了不能用了,到了父亲的手里又能起死回生了。像孵化小鸡这样的事情对于幼年的我来说,那更是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鸡蛋里竟能生出小鸡来,想想都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小的时候父亲就常常逗我说那是他变魔术变来的,幼小的我就真的把那鸡蛋里长出小鸡来的神奇当作是父亲变成的魔术了。上学以后我才知道用鸡蛋来孵化小鸡原来只是生物的自然繁殖现象,但我还是非常地崇拜父亲,觉得父亲真是无所不能的。虽然那些小鸡并不是父亲用魔术变来的,但父亲却用他的爱在那个远离精神的年代给我的童年带来了音乐、带来了丰富多彩的戏剧故事。使我幼小的心灵衍生出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当同龄的孩子还处在懵懂无知的时候,我已经在父亲的故事中知道了哪吒闹海、知道了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知道了三国演义里的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知道了水浒里的一百零八将英雄好汉;知道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化蝶传说,也知道了许仙与白蛇娘娘的传奇故事,还有关于聊斋等等很多很多有趣的故事。父亲肚子里的故事好像总也说不完,只要他有空我就会闹着他给我讲故事,特别是他在家休养的日子。在我们住的房子前边,有一个不是很陡的山坡,它由山腰一直延伸至山脚下,从坡顶往下望,整个生活区就像是棋子一样摆在那里。因为山坡非常平坦,像一块天然的大草坪,所以山坡便成了我们经常来玩耍的地方了。我尤其喜欢陪着父亲慢慢地从坡底一直走到坡顶,然后父女俩坐在坡顶上休息,开始听父亲讲那些妙趣横生的故事。

    那段日子,可以说是我和父亲最后相处的日子。上苍或许可怜我们父女一场,给了我这最后半年的时间记忆父亲的存在。很多人对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是不会有记忆的,特别是在幼年的时候。他们不是没有事情可以记录,而是根本就不可能记住远久以前的事情。但对我来说,自己的记忆竟然是从三岁那年开始的确实是有点不可思议了。当然那时候的很多事情是不可能记得太清楚的,但多年来分明就有一些过去的生活场景不断地从我的脑海里涌现出来。这二十多年来反复出现的画面让我根本不可能去怀疑那些情景的真实性。有些事情就像是岁月用刀子刻下来一般。我无法解释自己的这些记忆从何而来,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事隔多年仍然会清晰地记得当年的一些生活细节。但我确切地知道,那一切真的存在过,那年、那山、那丫头仿佛就是我上一辈子的生活。

    九

  很多时候,当我回忆起童年的那一段生活时,记忆会久久地停留在与父亲度过的那最后的半年时光。其实父亲在那年检查身体的时候,就已经检查出是癌症的晚期了。虽然开了刀,也摘除了半边的肺页,但潜伏在他身上的癌细胞丝毫没有停止对其他器官的侵蚀和漫延。那最后的半年时间竟然是父亲生命的回光返照。每每想起那最后的时光我就非常痛恨自己。父亲生平有一大爱好,就是喜欢抽烟。在前面的章节里我从未提起过,因为我极力地去回避,不想让自己去碰触那块记忆。在整个记忆里,唯有这关于父亲抽烟的记忆是最让我心痛的。俗话说,烟酒不分家,父亲尤其喜欢抽烟。父亲喜欢抽烟的程度几乎到了烟不离手、手不离烟的地步。特别是在下放的那些日子。哪怕是在看守炸药库和看守油库那种绝对要禁烟的地方,父亲也没有使自己的烟瘾减少半分。我想父亲的肺癌多半是因为他酷爱吸烟的缘故。那时的香烟并不像现在的品种繁多而且还带有过滤嘴,那时国产香烟的牌子都非常少,更别说进口香烟了。那些带嘴的香烟对于父亲来说别说抽,就是见都是没有见过的。直到现在,“父亲到死都没有抽过带嘴的香烟”这个遗憾一直是我的心头痛。那时即使是成包成包的香烟,父亲也是舍不得买来抽的。我记得当时有一种比较普通的香烟牌子叫红灯牌,还有一种比较高级一点的牌子叫大前门。父亲很少抽成包的烟,成包的烟也总是拿来招待客人的。父亲抽的烟大部份都是那种自制的卷烟。那时乡下有的是农民自己种植的烟叶,把烟叶买回来后切成丝然后拿纸一卷就可以抽了。父亲有一个像纸盒一样大小的架子,那东西很好玩,上面有一个用布做的像口袋似的地方是用来放进烟丝的,旁边有一个小木棒。把纸放进后轻轻地一推,下面就会掉下一支卷好的烟。我至今弄不明白那卷烟机用的是什么原理,那些烟的卷边是用什么来粘贴的我也不记得了。那东西就像一个小小的魔术机,把所有的烟丝都变成了一支支卷好的烟。那时,只要父亲把那个小架子拿出来,我就知道父亲又要变魔术了。这回变的是香烟的魔术。那时许多的快乐就是这样被父亲变出来的。

  打我记事起,我就是在父亲的烟雾中长大的。因为父亲爱抽烟,我甚至习惯了父亲身上的烟味。多年以后,当我思念父亲的时候,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拿起一支烟放在鼻下深深地嗅一下,然后点燃它深深地吸一口。每当我非常老道地把烟圈吐出来的时候,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于父亲的潜移默化。我竟然从小就喜欢上了烟的味道。父亲酷爱抽烟,一天至少要抽掉相当于两包烟的烟丝。即使是在住院的日子,他的烟瘾也没有因为生病而有所节制。医生已经很明确地交待过母亲,必须尽快让父亲把烟戒掉,否则那香烟就会提早葬送掉父亲的性命。回家后,母亲就强制不让父亲抽烟了,并且还交待我监督着父亲不让他抽烟。刚开始的时候,父亲在母亲面前答应得好好的,但母亲不在跟前的时候父亲就忍不住偷偷地抽。这种情形被我发现过很多次,好几次我放学回来都看见父亲在房间里偷着抽烟,每次被我发现后父亲总是说最后一次抽了,每一次他都说是最后一次抽了,让我不要告诉母亲。其实哪里需要我告诉母亲呢,房间里散发不掉的烟味就能把父亲出卖了。为此,我和母亲收缴过许多次父亲偷偷藏起来的烟,每次父亲总是唯唯喏喏地承认错误,保证以后不再抽了,可一回头他又抽上了。那时我真的怀疑父亲是不是真的会变魔术,因为他总能在衣服的口袋里、柜子里变出香烟来。那些日子真可谓是香烟缴不尽,回头烟雾升。如果不是后来因为我的绝食抗议,父亲的烟是到死都不会戒掉的。但那一次的行为却给我自己留下了终身的悔恨,我直到现在都无法原谅自己剥夺了父亲最后的快乐。那一次的事件一直铭刻在我的内心深处,这二十多年来我每回忆一次就更痛恨自己一次。

  记得那一天傍晚我放学回来,看见母亲在房间里哭泣着,手里还拿着一包已经开封的香烟,父亲在床沿上坐着搭拉着头不说话。我于是明白了肯定又是父亲偷着抽烟被母亲发现了。母亲见我回来了就哭着说:“丫头,你看你爸又抽烟了,他是不想要我们了”我一听母亲这样说,就放下书包把母亲手里的香烟一把拿过来踩在脚下,一边踩一边哭着说“爸,你如果不把烟给戒掉,我就不吃饭了!”,说完我就往外跑,一口气跑到山坡上去了。我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只知道自己非常生气,生父亲的气,生香烟的气。那天在山坡上呆了多久我不记得了,当时天已经黑了,我从小在山区里长大的,所以尽管山坡上黑嘛嘛的也不觉得害怕。我一点都不想回家,怕回家看见母亲伤心的样子。我在山坡上一直呆到父母打着手电筒来找我。回到家后,我就一声不吭地把自己关进房间里了,无论父亲怎么叫我,我都不出来吃饭。第二天一早我也没吃早饭就上学去了。小小年纪的我固执地坚持着自己说过的那句话,父亲一天不戒烟我就一天不吃饭。天知道那一整天里我喝了多少水才坚持下来的。父亲见我一整天都没吃东西,非常焦急,但无论他怎么劝我,我就是不肯吃东西,把自己关在房里也不和他说话。母亲也拿我没办法,她只会默默地叹息流眼泪。直到第三天早上我饿得实在没有力气起床上学了,听到母亲在房间外面叫我:“丫头呀,你快起来吃东西,你爸答应你以后不再抽烟了。”我躺在床上没有起来,因为我饿得已经有点意识模糊了。母亲的话语才落,父亲在门外说话了:“好丫头,快出来吃饭,爸爸答应你以后不再抽烟了。”父亲的语音带着哽咽,那声音从门外传来竟让我泪如雨注。我头重脚轻地去把门打开,只见父亲手里拿着一碗刚煮好的面条,面条上面放着一个黄灿灿的荷包蛋站在门外。父亲眼里含着泪水对我说:“乖丫头,快把面吃了,饿坏了爸爸会心疼的,爸爸答应你以后不抽就是了。”我腿一软一下子就扑到父亲怀里大哭起来了!女儿的爱终于使父亲让步了,父亲的爱终于让女儿妥协了,那一刻父亲紧紧地搂着我老泪纵横。母亲看着我们父女俩在那里抱头痛哭忙过来接了父亲手里的那碗面说“好了,都别哭了,快让丫头吃面吧,你瞧她饿得都没力气了。”于是父亲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喂我吃着面条,我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面条,一边用手不停地替父亲擦拭着眼泪。那一碗面条饱含着多少父亲对我的疼爱呀!那一次绝食饱含着我对父亲怎样的一种深情呀!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的那一个吃面的场景,父亲流泪的伤痛从此就深深地折磨着我的记忆,那是父亲第二次为我掉眼泪。

 

    十

  对于父亲三十多年的烟龄来说,戒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父亲真的做到了,绝食事件之后,父亲真的没有再抽过烟。他遵守着对我的承诺,他不忍心再看到他的宝贝丫头用绝食来要求他戒烟。他宁可自己受折磨,也不忍心让我再受一点点的委屈。哦,我可怜的父亲呀!原谅女儿的残忍吧!女儿竟然用爱剥夺了你最后的快乐!如果,时光真的可以倒流,让我重回那一年,我绝不会再那样要求父亲戒烟了。我会寻遍县城所有的商店把可以买到的最好的香烟给父亲奉上!可是,遗憾就这样造成了。我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呀!为什么要那样逼父亲戒烟呢?为什么我要用自己的爱去剥夺父亲最后的喜好呢?父亲已经抽了三十多年的烟了,就算癌细胞已侵入了他的骨髓,在他生命的最后阶段,再多抽两个月的烟又能如何呢?每每想起这件事,我就痛恨自己的不孝和残忍!一切都无法挽回地发生了,即使现在我把世界上最好的烟都买来供奉给父亲,父亲也无福消受了。我这一生永远都无法弥补对父亲的亏欠。在那次事件之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父亲因癌细胞迅速转移而再次旧病复发。母亲又一次地把父亲护送到省城的医院,一个月后,父亲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后就与世长辞了。我是被父亲的同事连夜带到省城去的,但我已来不及见父亲最后一眼。我最后看到父亲的时候,父亲已经躺在那冰冷的太平间里了。母亲后来告诉我,父亲临走的时候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不断重复着的只有一句话:“要带好丫头……”

    我是捧着父亲的骨灰盒回到家里的。那一路上,我坐在火车上一整天都不吃不喝的,小心翼翼地捧着那盒子,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惊扰了父亲沉醒的灵魂。那一路陪伴着父亲的是我的眼泪还有许多和父亲在一起的往事。那些往事像车窗外快速倒退的景象,像一幅幅电影画面一样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的父亲就这样去了,那个世上最爱我的人就这样离开我了!当我在父亲的追悼会上发了疯似的扑向躺在担架上的父亲时,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生离死别!第一次体会到了一份伤痛欲绝的悲痛!父亲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的只言片语,他甚至不让我看到他最后深受病痛折磨的样子。他临死都要给我保留着一份美好。本来我是可以在父亲临终前见他最后一眼的。可父亲说什么也不让母亲叫我前来。他对母亲说千万别吓着丫头呀!告诉丫头爸爸回老家去了……等我匆匆赶往省城的时候,我慈爱的父亲早已撒手人寰了。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一股撕心裂肺般的悲怆深深地笼罩着此刻的我,我的心因疼痛而痉挛。我没有想到这样的疼痛竟然伴随了我二十七年,直到今天都无法让我释怀。正如那天在父亲的遗相前,我伤心地拿出以前从父亲手上收缴来的那些香烟,我把它们供奉在父亲的遗相前。我哭着对镜框里的父亲说“爸爸,你抽烟吧,我再也不缴你的烟啦!我再也不要你戒烟啦……”可是,无论我多么悔恨自己的行为,我那可敬可爱的父亲是再也不会回来啦!再也听不到他的丫头那声嘶力竭的忏悔声啦!也就在那一天,我在父亲的遗相前,把那些似乎残留着父亲体温的香烟一根接一根地点燃并吸食它们。我告诉自己这些香烟是替父亲点燃的,是为父亲而抽的。那一年,我喜欢上了抽烟。我在一种近似于忏悔的同时又是一种深深的缅怀中恶狠狠地吸食它们。我痛恨它们和迷恋它们的程度就像我深爱和怀念父亲的程度一样刻骨铭心。那一年,我刚满十岁。那一年,山坡上的蝴蝶成群而来……

  写完了父亲的章节,我久久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作为一个形象,父亲早已长久地存在于我的生命之中了。那些回忆让我重新回到了那些年月的生活,往事的细微末节、最渺小的物件都重新浮现在我的脑际。我仿佛又看到曾和父亲一起居住过的那山坡石屋。所有的一切仿佛历历在目,令我激动得颤抖。我似乎又看到了在那些景物旁边,那个天真活泼的女孩正在追逐着翩飞的蝴蝶……

  如今,一切都遥远了,远得不可企及。但父亲留给我的精神财富是我一生都受用不尽的,父亲虽然离开了我,但他永远活在女儿的心中。三十七年尘与土,多少往事埋千古,谁家有女初长成,那年那山那丫头……

       父亲,安息吧!
       谨以此文祭拜仙逝二十七周年的父亲
       写于2004年父亲节



文章录入:村长    责任编辑:村长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在时间的隙缝里
    谢谢,一生有你
    聆听那一处的生动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你就是今生我要等的人
    心里爱什么 什么就开花
    一次又一次地盛开与凋零
    我们一生都会在恋爱
    那年、那山、那丫头(上)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中国·江苏·江阴市长寿乐器厂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JYMUSIC.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10-86363688 传真:0510-86363688 网管:13306161210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苏ICP备09102446号